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子邮件
热点关注
站内搜索


合作网站
首页 > 重点推荐
公允价值会计发展的历史回顾:来自美国的证据

 

 
 
  □张 勇 (南京大学 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 江苏南京210000)
  ■中图分类号:F2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5812(2018)04-0012-05
 
 
摘要:财务报告领域中,估值问题一直是存在争议的焦点。文章将以美国为背景,考察近年来围绕着公允价值估值问题的历史发展和演化,包括美国监管机构在推动公允价值会计发展中的作用。文章列举了正反两方面的意见。历史地看,公允价值会计的应用趋势似乎不可逆转。
关键词:公允价值  估值  财务报告
 
 
  一、前言
  当今会计领域中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财务报告正在转向以公允价值为基础。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正在推进增加公允价值计量应用的准则制定。正当大多数人认为“公允价值”不可阻挡的时候,近来市场的发展却产生了强大的反力。例如,银行倒闭和次贷市场崩溃就被归咎于公允价值会计(King,A.M,2009)。例如,全美银行家协会(ABA)就曾致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认为,公允价值会计的应用加剧了当前金融市场中的危机。美国国会甚至要求SEC研究公允价值会计(或称盯住市价会计)是否加速了美国金融体系的崩溃。
  在会计估值的演进过程中,我们是如何走到当前的境地?什么导致我们面临如此之多的争论和不确定的境况?自从1494年帕乔里将复式簿记理论化之后,会计师和其他人员就一直关注与财务报表组成部分的估值有关的问题。帕乔里通过为威尼斯的商人们开发一个系统,使后代能够用一种相对准确的方式来追踪和估价他们的活动。在采用帕乔里会计范式时必须做出的内在选择却成为了当前争论中的问题。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当资本市场向普通公众开放之后,投资的情形发生了变化。资本市场的繁荣类似艾伦·格林斯潘后来所称的“非理性繁荣”。这是一个毫无节制的开发时代。因此,资本市场操纵造成了1929年臭名昭著的股市崩盘也就不足为奇了。投资者和债权人不断试图维持对资本市场的信心也就理所当然。
  二、早期的会计监管
  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后,纽约证券交易所向美国会计师协会(AIA)寻求帮助,以制定上市公司必须遵守的准则。由美国会计师协会的建议书改编而来的“原则”首次出现,并最终成为闻名于世的美国一般公认会计原则(GAAP)。
  股票市场失败的另一个后果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创建。SEC于1934年的成立,开启了政府对资本市场的监督与控制。尽管美国国会赋予SEC全方位监管上市公司会计的职责和权力,但SEC通常自己不愿意这样做,而是希望能够允许会计人员自我约束。会计师们为了响应这种自我管理的委托责任,成立了会计程序委员会(CAP)。然而,花费了几年的时间,CAP也没有能够解决财务报告理论构建和财务报表标准化的问题。
  这种无所作为很快引起了SEC的不满,1938年SEC发表了一份声明(会计系列公告第4号),要求所有正式文件必须有“大量的专业知识权威的支持”。声明敦促CAP必须展开行动。很快,它就开始以会计研究简报(ARBs)的形式发布指南。由于发布ARBs只是权宜之计,因此“简报”并没有解决它们试图处理的一些基础性问题(例如,资产估值策略)。由于政策缺乏全面的理论作为基础,按照习惯做法的数量显著增加,并最终为处理大多数问题提供了许多普遍接受做法。由于可供使用的会计处理方式多种多样,就造成了公司之间缺乏可比性。
  CAP一直存在了二十年的时间,直到这一情况愈发突出,无法维持下去。1959年,美国注册会计师协会(AICPA)解散了CAP,取而代之成立了两个独立的组织:会计原则委员会(APB)和会计研究分会(ARD)。这些组织负责根据GAAP,减少了被允许使用的会计实务的数量、编纂GAAP,并对新出现的问题提供前瞻性的解决方案。ARB和APD采取了两步战略来完成这些使命。首先,它们计划开发一套会计综合理论;其次,以这一理论为基础,采纳大量的原则。理论上说,这一计划堪称完美。
  到1961年,第一阶段完成。会计研究报告(ARS)第1号发布,它提出了一套可以作为后来的会计原则基础的假设。这些假设相对而言没有什么争议,而且反映出会计在政治、经济和社会中的重要地位。然而,当ARD发布这些理论性假设的研究指南时,社会反响远远低于预期。
  1962年,ARS第3号的发布可以被视作现代会计的诞生。其中包含的原则从今天来看没有什么特别激进的地方,但是,这项研究包含了质疑资产按照历史成本估值的内容。具体来说,这项研究建议:能够被“客观地确定的”资产价值的任何变化都应当被确认。引起变动的事件类型包括价格水平变动、重置成本变动和其他原因导致的变动。对ARD的提议也存在相反意见。AICPA在ARS第3号发布几个月后才做出官方回应。在它的回应中,理事会声明“尽管这些研究对会计思想做出了有价值的贡献,但是由于它们与现有的GAAP完全不同而难于在此时被接受”。这种对所建议原则的几乎完全的拒绝,连同政治失误,大大削弱了APB和ARB的重要性。
  三、价值的概念
  1963年,菲利普斯(Philips)提出了估值的崭新观点。他检验了收益决定问题,并区别了确认收入的五种不同方法。作为客观性和可靠性日益增强、概念的合理性(相关性)不断减弱的连续统一体,这些概念包括:(1)心理收入——纯粹主观的。收入是个人认知的结果。(2)增长的经济现值——未来现金流量的贴现值。(3)增值所得——以资产市场价值的变化衡量的经济实力的增长。这就是公允价值会计,也称为价值相关性会计。(4)权责发生制的所得——交易确认的收入。确认收入,同时确认相对应的费用。传统的会计范式。(5)现金所得——严格的目标。以现金流入和流出确定的所得。
  会计理论的第二次更迭是由美国会计师协会(AAA)带来的。1964年,AAA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负责开发“基础会计理论的一种综合性表述”。两年后发布的“基础会计理论指南(ASOBAT)”在若干层面上明显与传统会计思想相背离,包括:第一,强调沟通是财务信息的主要目标。第二,突出财务信息使用者的重要性,以及提供的信息被用于决策的方式。第三,确认会计和会计人员受托监管责任的重要性,因为他们在持续记录和报告经济活动结果上发挥重要的作用。第四,承认会计在社会宏观经济中所发挥的作用。
  AAA的报告建议,披露会计信息时应当采纳和坚持四项标准:相关性、可验证性、无偏性和可计量性。因为与财务报表使用者的内在联系,相关性被赋予了最高地位。把相关性作为会计信息的最重要特征,明显是在强调会计信息的有用性与其相关性是直接关联的。可验证性被放在一个较低的地位意味着对于使用者而言,账户余额的相关性比客观地确定那些余额更重要。
  通过对相关性的强调,以及隐含允许企业提供交易信息的多种计量的建议,ASOBAT与公允价值报告的一些讨论就非常相似了。这种“双轨制报告”的建议被视为将行业由历史成本转向更相关的公允价值计量的一种尝试。针对ASOBAT,也出现了一些焦点问题,包括对于“企业财务报表编制者知道和理解信息使用者需要什么”这一假定的批评。最尖锐的反对意见也再次集中在了采用公允价值作为资产估值的方法上。
  与此同时,APB与SEC之间也爆发了冲突。这严重削弱了APB履行其职责的能力。争论的焦点是有关一般性财务报告,以及有助于1971年新成立的两个委员会(特鲁布拉德委员会和惠特委员会)政策的基础性框架明显不足。它们被赋予双重任务:执行一项对会计政策的全面审查;评估准则制定的过程。
  罗伯特·特鲁布拉德领导的委员会在1973年发表了一份报告,量化了财务报告的目标。在许多方面与ASOBAT一样,这份报告强调提供“对使用者做出决策有用的信息”。报告直接提出了资产的估值问题,确定了财务报告的目标“不能由一个单一的估值基础——例如历史成本——来提供”。
  弗朗西斯·惠特指导下的委员会,根据建议开发了当前的准则制定系统,建立了一种财务准则产生和实施的三重结构。这一结构中的主要机构是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它在1973年7月成立,而APB被解散。
  从1984年财务会计概念公告(SFAC)第5号发布开始,有关资产估值的争论在FASB中继续存在。这一题为“企业财务报表中的确认与计量”的公告对于确认标准和项目估价的方法提供了指导。SFAC 5列举了五种可替代的估值方法(FASB,1984):(1)历史成本;(2)现行成本;(3)当前市场价值;(4)可变现净值;(5)现值。
  FASB没有对任何一种可使用的替代性估值方法表示出特殊的偏好,它认为每一种方法的适用性取决于环境。FASB的选择是,发布公告而又避免立即实施其中所包含的思想,从而不会引起会计范式的彻底改变。
  SFAC 5只是一组公告中的一个,这些公告的设计用来创立长期需要的理念基础,所有未来的政策都能够以之为基础。概念框架所包含的各种价值计量为企业提供了之后在这一个富有争议的财务会计领域中开展行动的途径和理由。
  FASB已经多次返回到资产估值这个主题上来了,尤其是在财务报告准则公告(SFAS)第87、105、107、115、119、121、123、123R、133、157、159号中。这些财务报告准则公告渐进地、系统地增加了与历史成本相比能够提供更加相关的价值计量的估值方法的使用。这些变化已经是在真实地发生着,但同时,在一直存在争议的和已经实施的议题上,FASB也承受着大量的批评。
  四、公允价值会计的基本原理
  所谓的“公允价值会计”,关键包括:(1)资产和负债的确认;(2)剩余收益的处理;(3)资产负债表的价值按照公司市场价值计算的预期。需要指出的是,历史成本会计并不是公允价值的对立面,而是可以被更准确地视作其演化过程中的前身。
  琼斯(Jones,1988)分析了关于金融工具核算中历史成本和公允价值的比较问题。他认为,过去几年中金融工具的多样性显著增长,随之而来的就是估值问题。他指出,历史成本不再“忠实地代表今天复杂的工具的经济实质”。琼斯提出了许多不同的金融工具交易中两个共同的基础性问题:(1)交易是否应该按照销售会计技术进行处理或者当金融资产转换为现金时是否作为一种借贷处理会更加合适;(2)在某些情况下,某些金融负债是否应当被认为是已经被处置了或者清偿了。
  对于金融资产而言,当时的模式给企业提供了按照很容易进行盈余管理的方式去构建和描述交易的机会,而且并不违反GAAP的规定。例如,如果销售会计显示了一项损失,类似的交易就可能被报告为一项借款,但如果能够形成利润,就会被报告为销售(或者如果资产负债表上已经报告了过多的负债)。公允价值会计能够消除管理者可能利用这些矛盾的部分动机。
  一些问题与公允价值报告直接相关,包括确认、相关性和计量。关于确认,资本市场的演变使公司在其财务报表中确认和记录经济事项(例如,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成为可能。相关性的问题应该被放在管理意图的范围内来考虑。例如,如果管理层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持有金融工具,那么采用摊余成本是最适合的。然而,如果管理层的意图是为了潜在的价值增值而持有金融工具,那么使用公允价值将是最适合的。可计量性成为一个主要的问题,尤其是当估价的项目在任何市场都没有活跃的交易或报价时。这种估值会因为不同种类资产的一致性问题而出现困难。
  五、FASB对公允价值会计的倡议
  琼斯(1988)的很多预言最终随着FASB发布的《SFAS第115号:一般债务和权益证券投资会计》变成了现实。根据狭义的架构和定义,公告为“容易确定公允价值的权益性证券投资和全部的债务证券投资”(FASB,1993)的估值提供了指导。FASB已经认识到估值与管理层意图之间的关系,因此,公告要求公司披露它们对于投资工具的意图。事实上,这种区分提供了区别不同估值方法的途径。
  根据SFAS第115号的要求,“持有至到期”的债务性证券按照摊余成本报告。容易确定市场价值的债务和权益投资被指定为“交易性”的并按照公允价值报告,而且任何未确认的收益或损失都要包含在所得中。那些没有被归入上述类别的投资被视作“可供出售的”,这种类型的投资也以公允价值报告,但任何未确认的收益或损失要作为股东权益的单独组成部分报告。
  由于FASB意识到盈余管理和公司证券投资组合中存在着操纵投资者感知风险大小的可能性,公告要求在能够做出上述的确认之前,公司要有能力和确定的意图将一项投资持有至到期。任何类别之间的转换都要按照销售和回购的公允价值进行说明。公告还提供了有关积极意图的确定的特殊指导。
  对SFAS第115号的反应不一。偏爱历史成本估值的人对于背离传统感到沮丧,而公允价值的支持者由于公告还没有能够达到预期而感到失望。不过,总体而言,SFAS第115号实际上是针对可交易的证券如何进行估值以及担忧报告的真实性所做出的一份正式回应。有一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例如,某些或全部负债的公允价值以及表外债务报告的问题。然而,这是FASB所偏爱的实施公允价值报告的制度改革方式。正如帕克斯(Parks,1993)所言,SFAS第115号是“明显的妥协,更多的是渐进而不是革命”。
  上世纪90年代中期,FASB发布了几项与这一讨论有关的公告,包括:SFAS第119号(衍生金融工具和金融工具公允价值披露);SFAS第121号(长期资产减值与长期资产处置会计);SFAS第123号(股票薪酬会计)。由于FASB在持续调整其目标,因此SFAS第119号和SFAS第121号已经被替代了,SFAS第123号也被大幅度修订。公允价值估计方法和官方指导公告相对快速的发展,连同同样快速的修订和废弃,反映出在这段时间内争论的强烈程度。
  巴斯和兰兹曼(Barth & Landsman,1995)在回应FASB的讨论备忘录(DM)“金融工具的确认和计量”和“区别债务和权益工具”的讨论中,提到了一些围绕公允价值主题的基本问题。他们“假定公允价值与财务报表使用者评估公司价值是概念上相关的,并且规定如果一个财务报表项目所反映的信息有助于财务报表使用者评估公司价值,那么它就是价值相关的”。
  FASB把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定义为“在当前交易中,有意愿的各方在非强迫或清算销售之外交换金融工具的金额。”巴斯和兰兹曼认为这个定义局限太大,因为不完全或不完善市场中的公允价值没有得到很好的定义。他们提出了三种主要的公允价值的计量:(1)进入价值——购买价格,或者当价格水平变化时,资产的重置成本;(2)脱手价值——资产出售的价格;(3)使用价值——资产为公司提供的增加值。
  根据巴斯和兰兹曼的提议,FASB关注的焦点应该是脱手价值,因为脱手价值主要关心的是“公司在用资产的财务报告,而不是收购资产”。因此,它们对于公允价值的定义应该从卖方的角度来解释(即,脱手价值)。使用价值是管理能力的体现,这种能力能够根据使用价值和脱手价值之间的不同加以量化。使用价值具有主观性质,由于必然包含专有信息,这样的度量很难实现。由于这种困难,进入价值和脱手价值可能是相关的,但也都依赖于环境。
  不确定性或重大的自由裁量权所带来的重大错误的可能性,成为反驳公允价值的一种理由。支持者认为,根据定义,公允价值会计能够减少管理层对盈余管理的操控能力。然而,不管是出于故意或者是利用了内部信息的优势,报告价值的操纵仍然会导致原来设计公允价值会计时想要消除的那些影响。为了操纵财务报表使用者的估值,管理者可能会有这样的动机,即在可选择的基础上确认收益或损失。
  兰兹曼(2007)提出了价值操纵的问题,并且指出,要求依靠管理人员对资产和负债进行价值估计带来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如果管理者具有自由裁量权,以便把非市场性的时间或金额调整到由过去的交易所产生的金额时”,信息不对称就会出现。这样的信息不对称会造成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
  当管理者能够使用他们的专有信息来操纵他们所披露的信息,道德风险就会出现。另外,逆向选择意味着,市场将会观察到不同企业持有相似的金融工具,但它们的实际价值显著不同。公司接受的严格审查与监督对于企业及其管理者保持诚信是有效的,但这种做法有一个明显的时间差。因此,应对估计计量问题的一种有效措施是要求披露估计公允价值时所采用的基本假设。
  作为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的成员,巴斯所提出的公允价值会计问题的背景中,考虑到了企业财务报表中未来现金流量的估计问题。这一讨论超出了本文的范围,但她提出的有关公允价值的要点非常具有针对性。巴斯认为,金融工具估值使用多种计量的问题“不仅在概念上没有吸引力,也给财务报表使用者制造了困难。”(Barth,M. E,2006)
  使用不同的计量会让相似的经济事项以非常不同的方式呈现。使用单一计量属性避免了当前由于使用多种计量属性造成的许多困难。巴斯认为,“公允价值会计是唯一全面的和具有内在一致性的方法。”公允价值计量的使用提供了相关性、可比性、一致性和及时性等性质特征,这对财务报表报告而言至关重要。
  公允价值是相关的,因为它能准确地反映出当前的市场状况,大部分投资者都是在这种相同的状况下使用信息的。使用公允价值是可比的,因为金融工具的价值依赖于工具本身,而不是拥有它的企业的环境。公允价值是一致的,因为它反映了不同期间相同的有关信息。最后,公允价值是及时的,因为它准确地描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事项对企业的影响。
  随着2006年末和2007年初SFASs第157号(公允价值计量)和第159号(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选择权)的发布,FASB加入到公允价值的讨论中。这些准则的目的是“提高公允价值计量的一致性和可比性并扩展公允价值计量的披露”(FASB,2006),以及“减少由于有关资产和负债采用不同的计量所带来的损益报告的波动性”(FASB,2007)。因此,两项公告都是推进一致性和可比性,并增加公允价值会计的使用。增加使用公允价值报告和FASB的长期目标是一致的。根据这些新的指导,FASB扩大了财务报表中需要以公允价值列报的项目,包括:(1)应收和应付的贷款;(2)权益性证券投资;(3)保险合约的权利和义务;(4)与担保合同有关的权利和义务;(5)与嵌入式衍生工具相分离的主体金融工具;(6)涉及金融工具的公司担保;(7)书面贷款担保。
  值得注意的是,兰兹曼所担心的披露问题在这些公告中也被提及,因此,“财务报表使用者将能够清楚地理解公允价值选择权使用的程度,以及财务报表中公允价值的变化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在了财务报表之中。”
  六、反对公允价值会计的呼声
  很多人是采用公允价值计量的支持者,但是,也存在许多有影响的反对的声音。霍尔特豪森和瓦茨(Holthausen&Watts,2001)提出了几个危及到支持公允价值的问题。首先,他们认为,价值相关性会计没有提供会计信息所要求的必要的预测和解释能力。其次,他们认为,价值相关计量“忽略了一些FASB的声明中所提到的对于评估信息有用性很重要的因素,并且包括了一些与FASB的公告相违背的因素。”最后,他们认为公允价值的支持者假定权益投资者是财务报告的主要使用者。实际上,这一点已经被FASB的公告做了反向证实。事实上,FASB从来没有说过会计的目的是提供价值的直接估计。
  麦卡锡(McCarthy,2004)认为,FASB推动公允价值会计的动机是基于支持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固有偏见。他把FASB向公允价值会计原理的转变视作希望遵照国际准则从而服务于“四大”的一种偏见。他相信,“对于绝大多数的财务报告使用者而言,历史成本财务报告提供的可靠性要比公允价值提供的概率统计的集中累积绝对更加有价值。”他认为,以公允价值会计取代历史成本会计让客观性概念从会计中消失了。
  弗雷格姆(Flegm,2005)支持以历史成本为基础的估值,因为客观性与这种计量具有内在的关联。近年来,管理历史上的最大骗局往往是因为向公允价值转变才变得可能。例如,安然公司许多估值的夸大都是源于公允价值估计。弗雷格姆认为,总有一些人是不道德和贪婪的。他们会利用公允价值会计所提供的主观性。减少会计中的主观性以避免这种行为是必要的。历史成本为基础的估值是客观的,已经经过了时间的考验,并为审计人员形成意见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七、结语
  围绕公允价值会计的问题有很多,许多强大的力量反对它的实施。美国的产业组织敦促SEC和FASB大幅修改或者暂停会计规则,认为它破坏了政府投入数十亿美元稳定国家金融部门的努力。公允价值会计准则被指责为迫使银行报告数以亿计的资产减记,并导致资本市场崩溃。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一个小组委员会举行了一次有关市值计价会计和公允价值会计的听证会,而该委员会的成果之一就是2009年的《紧急经济稳定法案》。
  随后,SEC研究了相关的会计准则并建议现有的公允价值的要求需要进行修改以便改进相关的应用和实践。SEC还特别声明,“对于确定非流动的或不活跃市场中的公允价值”必须得到指导。FASB通过发布四项工作人员立场公告(SP)对此提供指导。FAS 157-4号立场公告(FASB,2009)声明,尽管市场交易量减少并受到破坏,但公允价值计量的目标并没有发生改变。公允价值是有序交易中资产或负债的价格。并不一定是最近的交易的价格,也不是强迫清算或廉价销售的价格。FASB近期行动的目的是改善财务报告的整体状况,而不是应对政治压力,或者是作为实现某一个特定的会计目标的手段。
  尽管对于公允价值会计的反对意见还会不断出现,但现实是公允价值报告已经以这样或那样的某种形式存在了,而且还将会进一步扩展。如果没有比它更好的推动与国际准则之间的可比性的方式,FASB就会一步一步实现转向公允的市场价值。随着GAAP与国际准则之间的差异不断缩小,公允价值的应用还将持续扩张。J
 
 
参考文献:
  [1]King,A. M.Determining fair value[J].Strategic Finance,2009,90(7):27-32.
  [2]Philips,G. E.The accretion concept of income[J].The Accounting Review,1963,38(1):14.
  [3]American Accounting Association.A Statement of Basic Accounting Theory[R].Evanston,IL,American Accounting Association,1966.
  [4]FASB.Statement of Financial Accounting Concepts No.5:Recognition and Measurement in Financial Statements of Business Enterprises[R].Norwalk,CT: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1984.
  [5]Jones,J.C.Financialinstruments:Historicalcost v. fair value[J].The CPA Journal,1988,58(8):56-63.
  [6]FASB.Statement of 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No.115:Accounting for Certain Debt and Equity Securities[R].Norwalk,CT: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1993.
  [7]Barth,M. E. and W. Landsman. Fundamental issues related to using fair value accounting for financial reporting[J].Accounting Horizons,1995,9(4):97-107.
  [8]Landsman,W. R.Is fair value accounting information relevant and reliable? Evidence from capital market research[J].Accounting and Business Research,2007,37(3):19-30.
  [9]Barth,M. E.Including estimates of the future in todayˊs financial statements[J].Accounting Horizons,2006,20(3):271-285.
  [10]Holthausen,R. W. and R. L. Watts. The relevance of the value-relevance literature for 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 setting[J].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2001,3(1-3):3-75.
  [11]McCarthy,P.D.Unnecessary complexity in accounting principles.[J].The CPA Journal,2004,74(3):18-19.
  [12]Flegm,E.H.On solving the problem,not being it[J].The CPA Journal,2005,75(2):12-14.
 
 
作者简介:
  张勇,男,副教授,南京大学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会计理论与实践教育。

文章刊登于《商业会计》2018年第4期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 © 2005-2016《商业会计》杂志 图文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在线邮箱 订阅管理 投稿管理
copyright © COMMERCIAL ACCOUNTING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订阅热线:010-66095303(发行部)66095301(编辑部)66095331(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