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电子邮件
热点关注
站内搜索


合作网站
首页 > 文章导读
高管社会网络、战略差异度与企业绩效

 

 
 
 
张晓慧(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 河南郑州 451191)
 
 
 
【摘要】   从战略决策制定的角度出发,文章将企业战略差异度纳入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的研究,选取沪深两市A股制造业上市公司2008—2012年的数据作为样本,对5 574个公司年度观测值采用固定效应回归进行实证分析。研究发现,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越高,企业绩效越差;进一步研究发现,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越高,企业选择偏离行业常规战略的可能性越大,企业绩效表现就会更差,且企业战略差异度在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的关系中发挥部分中介效应。在控制了企业规模、企业杠杆水平以及经营现金流量等公司层面特征的影响之后,结论依然成立。研究表明,高管的社会网络和战略偏差对企业绩效起着重要作用,这对企业正确利用社会网络、调整战略决策从而提高企业绩效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    社会网络;企业绩效;战略差异
【中图分类号】   F27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2-5812(2019)02-0061-06
 
 
一、引言
在我国的制度背景下,社会网络即指人与人、人与企业、企业与企业等之间的“关系”。我国社会的人际关系网错综复杂,以某一点为中心,越往外,表明关系越疏远;与点的距离越近,表示关系越亲近。关系的存在不仅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在经济领域中,关系的地位同样重要。现如今经济领域的环境十分复杂,竞争也愈加激烈,为增强自身竞争力,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对于各种关系的维持至关重要。社会网络是高管拥有的强有力的竞争资源,是企业与外部环境之间的桥梁与纽带(Powell,1990)。社会网络关系有助于高层管理人员及时获取更加有效、更加准确的信息资源,获得人力、财力以及技术上的支撑,促进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企业绩效是企业战略实施效果的直接体现,同时企业高管的社会网络关系是企业制定战略的主要依据,因此,企业高管的社会网络关系可能通过影响企业战略决策进而影响企业绩效。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对社会学的研究中,学者们提出了社会网络理论,在早期,有学者(Roy,1952;Seashore,1954)认为社会网络的存在不利于人们提高工作的效率,原因是人们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以及各种挑战去维系自己的关系网,这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人们重新认识社会网络源于Granovetter(1985)提出的嵌入理论,该理论认为,个人或者组织是嵌入在社会网络里的。在嵌入理论的基础上,学者们开始研究社会网络,同时也有学者研究社会网络中心度对企业绩效产生的影响。有学者研究发现,社会网络关系与企业绩效之间正向相关,如Burt(1994)提出的结构洞理论认为,社会网络的结构组成可以使得个人或者组织在社会活动中获得益处。社会资本是指人们通过社会网络关系获取所需的资源,达成自身的目标,社会资本理论认为人们能在社会网络关系中通过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提高各自的效率(Putnam,1993)。由此可以看出,社会资本理论更侧重于探讨社会网络关系的积极影响,并与资源的获取相联系。然而,Burt(1997)的研究发现,社会网络的结构以及社会网络外部环境的变化会影响社会网络产生的利益。在此基础上,Leenders(1999)提出企业社会负债的概念,认为企业社会负债与企业社会资本的概念相对立,即指在社会网络中存在的对实现企业目标不利的因素,企业社会负债主要倾向于阐述社会网络关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企业的生产经营以及发展过程中,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在社会网络关系中拥有的资源十分关键,因此探究企业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以及这种社会网络关系通过何种路径影响企业绩效很有必要。企业绩效是公司战略实施效果的直接体现,而企业战略的制定又取决于高管社会网络关系。基于这一逻辑思路,本文建立起高管社会网络关系、企业战略差异度与企业绩效三者的理论框架,拟对三者的关系进行理论分析和实证检验。本文的主要贡献:一是从理论价值而言,丰富了战略差异的影响因素和经济后果的研究。目前有关战略差异影响因素的文献主要集中在企业的规模大小、企业的人力资本、管理资源以及社会资本等(陈收等,2014),有关战略差异经济后果的文献主要集中于企业交易成本、经营风险以及企业绩效等(叶康涛等,2014;郑兵云,2011;Tang et al.,2011)。二是从应用价值而言,本文的研究有助于帮助企业高管合理地构建和运用社会网络,有针对性地调整战略决策,从而提升企业绩效。
 
二、理论回顾与假设提出
(一)社会网络影响企业绩效的研究
随着越来越多的学者将社会学应用到公司的财务领域,学者们越来越关注对社会网络理论的研究。社会网络是一种社会联系,是人或者组织在其所处的社会环境中相互交流而产生的。社会网络实际上是一种投资活动,投资过度抑或不足都不能充分发挥社会网络的积极效应,投资效率低下会产生一种约束或债务。
关于社会网络对企业绩效影响的研究,学者们的结论尚不一致。有学者认为社会网络关系能够促进企业绩效。企业网络关系的存在有利于企业规避未知的风险,更好地发展。企业拥有的网络关系是企业获取资源的有利途径,也是企业人脉的体现,可以促进企业创新成果,增加企业创新机会,提高客户忠诚度,及时获取信息,帮助企业创造价值(Lee et al.,2001)。高管团队的外部网络通过其广度和强度影响企业销售增长率以及股票的波动,内部网络则是通过宽度影响销售增长率和股票的上下波动。也有学者认为,社会网络关系阻碍企业绩效的提高,因此企业社会网络关系的初始建立以及后续的维持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与代价,当事人为了能够在社会网络关系结构洞中占据关键位置,往往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因此资金与人力资源的投入必不可少。由此产生的成本可分为冗余成本和必要成本。冗余成本是指企业在建立和维持社会网络关系的过程中产生的不必要关联,这些关系可能只是作为有效联系的附加产品而存在,其产生的积极效应可能微乎其微,会因为重复或冗余使得企业投入不必要的成本,造成浪费。而必要成本则是企业为有效的社会关系付出的代价。由此可见,企业社会网络使企业增加的不必要的成本阻碍了企业绩效的提高。
本文更倾向于后者的观点,即高管社会网络对企业绩效产生的更多的是消极效应。一方面,企业所处的环境变化错综复杂,当企业花费一定代价建立起社会网络时,很可能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导致社会网络难以发挥原有的作用,从而不利于提高企业绩效。随着社会网络的发展,产业链的演化也使得网络不断细分,利润往往是从最中心的网络位置向占有和控制网络彼此关联位置的企业集聚。当企业所占据的位置处于网络的中心,现有的位置相对稳定,难以发生巨大的变化,此时企业建立的原社会网络不利于企业转向获益更佳的网络结构位置,从而形成了企业社会负债。另一方面,委托代理问题的加深是企业社会网络拓展中产生的重要问题,企业面临着利益被侵占的经营风险。作为代理人的管理者往往是从其自身利益出发,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基于此,本文提出如下研究假设:
假设1: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显著负相关。
(二) 社会网络影响企业战略差异度的相关研究
关于社会网络关系对企业战略差异度的影响文献较少,与二者关系研究较为相近的文献主要集中在社会网络对企业战略决策、多元化战略和战略联盟的影响。依据资源依赖理论,上市公司高管通过社会网络关系及时获取有效的信息与资源,与行业最新动态发展保持一致,结合自身的优势与竞争力,进而制定企业战略,此时企业战略与其所在行业常规战略产生了差异。社会网络能为企业带来信息、资源、声源等优势,而且社会网络关系越丰富也代表了管理者个人的能力,这些都是影响企业战略差异的因素。
1.社会网络与企业创新战略。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越高,那么高管所拥有的社会资源就会越多,高管可利用所拥有的社会网络获取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进而利用这些信息做出能增加企业价值的决策。社会网络关系为企业获取异质性信息与资源提供了便利,促进了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也对企业的战略制定、实施产生了持续的影响。在战略决策过程中,创新战略是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创新战略的实现往往范围较大,需要各组织间进行合作、沟通、交流信息以及分享资源等来实现(Powell et al.,1996),由此可见,社会网络关系对企业战略决策的制定具有能动的影响作用。
2.社会网络与企业多元化战略。以高阶理论为基础,企业高管团队的特征会对企业战略差异度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并且通过企业战略差异影响企业的绩效(Hambrick and Mason,1982)。以社会资本理论为基础,巫景飞等(2008)的研究发现,高管政治网络促进了企业业务和地域的多元化。以资源依赖理论为基础,企业的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往往受其所拥有的资源约束的影响。可见,高管的社会网络关系网越大,获取信息与资源的及时性和有效性越高,企业的战略差异度越大。Hoskisson et al.(1993)研究发现,企业在社会网络关系中的资源交换会加大企业产品的差异性,企业多元化程度加强,更能有效地降低生产运营中的成本费用。企业之间的关联度越高,越有机会产生协同效应(Schonlau and Singh,2009)。
随着社会网络理论及其方法在公司治理领域的应用与发展,学者们开始从社会网络关系的视角探究连锁董事行为,逐渐形成了资源依赖理论、金融控制理论和共谋理论等(Eisenbeis and McCall,1978)。从资源依赖的视角出发,企业的资源往往具有差异性,难以实现完全自由流动,更难在市场上通过各种定价方式进行交易,而企业的无形资源比企业的机器设备等更能为企业提供强有力的竞争优势。企业掌握的信息的速度、精确性直接影响了企业决策的质量与效率,企业的高管人脉越广泛,其所在企业获取信息越迅速、准确,企业若想在竞争环境中获益,一味地盲目效仿同行业或成功企业的战略规划自然是行不通的,要想不断提升企业的发展能力,企业必须通过掌握的信息与资源制定与同行业不同的战略规划。从另一方面来说,当企业高管通过自身优势掌握了及时、有效和相关的信息和资源时,从发展战略上来看,如果此时企业不把握这个机会,不充分利用已有资源,那么企业的发展则很难实现跨越式的进步,信息只有在少数人知道的时候才更加珍贵,一旦这些及时有效的信息被广为流传,那么企业则失去了竞争优势,高管的中心度作用也会降低,因此,企业要想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必须在掌握最新资源与信息时,制定与同行业战略不同的战略规划,实现创新型发展途径。基于此,本文提出如下研究假设:
假设2: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高管网络中心度与企业战略差异度显著正相关,即高管网络中心度越高,企业战略差异度越大。
(三) 企业战略差异度与企业绩效的研究
战略差异度即企业战略与其所在行业常规战略的偏离程度。Goll et al.(2007)的研究表明,战略差异促进了企业绩效的提升。当企业选择与其所在行业相似的战略时,企业的绩效或许与其行业发展的平均水平没有大的差异,由于相似的战略选择,使得企业缺乏创新精神,在与同行业的竞争中并不占据竞争优势,这并不利于企业持续地扩大发展规模。然而,也有学者认为,战略差异阻碍了企业绩效的提升,不利于企业生存(Singh et al.,1986)。叶康涛等(2014)研究发现,企业战略差异度越大,所有者权益的价值相关性越高,净利润的价值相关性越低。陈收等(2014)通过研究战略差异在CEO权力和企业绩效中发挥的作用发现,战略差异在这一过程中发挥部分中介作用,CEO权力越大,企业战略差异度越大,此时企业绩效极端表现越明显。
随着社会环境的不断变化与发展,若企业制定的战略趋同于其所在行业常规战略,那么企业的发展水平也会保持在一个中等的水平,经营风险不大。仅仅研究企业战略偏离行业常规战略的程度与企业绩效之间的关系相对比较困难(Zhang and Rajagopalan,2010),因此本文以高管社会网络关系为前提背景,将高管社会网络关系、战略差异与企业绩效三者放在一个框架里进行理论分析与实证检验。高管社会网络关系的维持需要一定的成本,战略决策的制定又依赖于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的高低,当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高时,企业往往会依赖于所掌握的信息资源开拓创新,此时企业的战略往往会偏离其所在行业的常规战略,维持关系成本的增加拖累了企业绩效的提高,因此战略差异度越偏离行业常规战略,那么企业绩效往往会更低。因此,我们提出如下假设:
假设3: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战略差异度与企业绩效显著负相关,而且战略差异度在高管社会网络对企业绩效的影响过程中发挥部分中介效应。
 
三、研究设计
(一) 样本选取与数据来源
鉴于中央组织部在 2013年10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后,许多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纷纷辞职,这将使得上市公司高管社会网络在此前后的可比性大幅降低,为保证上市公司高管社会网络数据的纯粹性,本文选取2008—2012年沪、深两市制造业A股上市公司作为研究样本,并剔除以下指标:(1)金融行业的企业;(2)样本期间被ST、*ST的企业;(3)数据缺失的企业。最终,得到研究样本数5 574个公司年度观测值。本文的高管社会网络数据是根据CSMAR数据库中的高管简历手工整理后获得,其他财务数据均来自CSMAR数据库。
(二) 变量选取
1.高管社会网络变量(SN)。借鉴EL-Khatib等(2015)的观点,运用社会网络分析法,以我国上市公司高管任职关联数据为研究对象,计算出高管的社会网络中心度,具体包括点度中心度(Centrality)、接近中心度(Closeness)、中介中心度(Betweenness)和特征向量中心度(Eigenvector)。
2.战略差异度变量(DS)。战略差异度指的是企业战略与企业所在行业常规战略的偏离程度,本文参考Tang et al.(2011)、叶康涛等(2014)的研究,具体计算过程如下:首先,选取以下六个指标来衡量企业在战略中的投入程度:(1)广告强度;(2)研发强度;(3)资本密集度;(4)固定资产更新度;(5)期间费用投入;(6)企业财务杠杆。其次,将上述六个指标标准化后取绝对值。最后,求取六个指标的平均值,从而得到综合的战略差异度指标。企业战略差异度越大,表明企业战略偏离行业常规战略的程度越高。  
3.企业绩效(ROA)。从我国资本市场的角度,结合我国制造业的行业特点,本文在主回归中选取ROA(净利润/年末总资产) 作为企业业绩评价指标。
4.其他变量。本文选择企业规模、企业成长能力、杠杆水平、经营现金流量、董事会规模作为控制变量。具体的变量定义如上页表1所示。
(三)模型设定
1.为对高管社会网络影响企业绩效的机理进行分析和实证检验,本文设立面板模型 (1) 进行实证检验。
ROAit01SNit2Controlit+∑IND+∑YEAR+uit          
1)
其中:Control为影响战略差异度的控制变量包括企业规模(SIZE)、企业成长性(GROW)、杠杆水平(LEV)、经营现金流量(OCF)和董事会规模(Board_size) (下同
2.为对高管社会网络影响企业战略差异度的机理进行理论分析和实证检验,本文设立面板模型(2)进行实证检验。
DSit01SNit2Controlit+∑IND+∑YEAR+uit   
         (2)
3.对高管社会网络是否通过企业战略差异度影响企业绩效进行理论分析和实证检验。关于战略差异度中介效应的检验,本文借鉴Baron & Kenny(1986)的做法,根据Baron & Kenny关于中介变量的定义,战略差异(DS)在高管社会网络(SN)与企业绩效(ROA)中起完全中介作用必须满足以下四个条件:(1)SN和ROA必须显著相关;(2)SN和DS必须显著相关;(3)DS和ROA必须显著相关;(4)当DS进入SN与ROA的关系分析中,SN和ROA的关系消失。如果当DS进入SN与ROA的关系分析中,SN与ROA的关系依然显著相关,则称DS在SN和ROA的关系中起部分中介作用。为对高管社会网络影响企业绩效的机理进行理论分析和实证检验,本文设立面板模型(3)进行实证检验,同时设立模型(4),结合实证结果分析各项战略差异指标是否起到了中介作用。
ROAit01SNit2Controlit+∑IND+∑YEAR+uit          
3)
ROAit=β0+β1SNit+β2DSit+β3Controlit+∑IND+∑YEAR+uit                                     4)
 
四、实证检验与结果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与相关分析
从表2可以看出,企业绩效的均值为0.05,中位数为0.04,表明大部分样本企业业绩高于全样本平均业绩。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最大值为89,最小值为10,表明企业间高管社会网络关系存在较大差异。战略差异度指标的平均值为0.08,标准差为0.065,表明行业内各企业的战略差异度较大。关于控制变量,我们注意到,企业资产负债率均值为46%,表示公司总资产中约有一半是通过负债筹集的。在取自然对数后,2008—2012年企业规模的均值为21.622,最大值为25.518,表明样本企业的公司规模大小相当。 (表略)
 
从表3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可以看出,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显著负相关,高管社会网络与战略差异度显著正相关,在不控制其他变量的情况下,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与企业绩效度在10%的水平下显著负相关。企业绩效与资产负债率显著负相关,这表明当企业举债经营比率越大时,企业面临的风险就会越大,不稳定因素的增加会降低企业绩效。此外,我们还可以发现,企业战略差异度与企业规模、资产负债率以及经营现金流量显著正相关,表明企业规模越大,资产负债率越高,经营现金流量越大时,企业的战略选择往往偏离其所在行业常规战略水平。
(二)回归结果分析
本文运用STATA13.0对面板数据进行固定效应回归分析。
1.高管社会网络对企业战略差异度的影响关系检验。从表4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战略差异的回归结果可以看出,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战略差异度在5%水平上显著为正,研究结论与本文假设的预期完全一致。这表明,高管社会网络中心越高,企业会较容易获取更多有效的资源与信息,为增大企业自身竞争力,反而会倾向于采取和同行业不同的战略决策。
2.企业战略差异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关系检验。从表5企业战略差异与企业绩效度回归结果可以看出,企业战略差异度与企业绩效之间是显著的负相关关系,这说明企业战略差异度越大,企业的绩效就会更差。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企业为实现差别化经营,获取竞争优势,制定了与本行业不同的战略决策后,企业面临的风险自然就会增加,这反而拖累了企业绩效的增加。
3.高管社会网络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关系检验。从表6的回归结果发现,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是显著的负相关关系,这表明,一方面随着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的提高,企业维持高管间关系所需成本也会增加,从而降低了企业绩效。另一方面,企业社会网络的拓展加大了委托代理问题,使得企业利益面临被侵占的风险。
4.战略差异度在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度关系中的中介效应检验。从表7战略差异度中介效应的检验结果可以发现:(1)SN和ROA在10%水平上显著负相关;(2)SN和DS在5%水平上显著正相关;(3)DS和ROA在1%水平上显著负相关;(4)当DS进入SN与ROA的关系分析中,SN与ROA的关系在10%水平上显著负相关。根据Baron & Kenny(1986)的检验程序以及其对中介变量的定义可以看出,企业战略差异在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中起部分中介作用。(表略)
   
 
五、稳健性检验
(一) 变换战略信息指标
本文是从六个维度对战略差异度进行综合衡量,其中,由于广告和研发支出几乎不在报表中显示,所以本文用销售费用作为广告费用的替代变量,用无形资产净值来替代研发投入。然而,用这种方法进行衡量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因此,本文借鉴Tang et al.(2011)的研究,剔除研发强度和广告强度这两个维度的指标,用剩余的四个维度的指标衡量企业战略差异。四维度战略差异度指标与六维度战略差异度指标的相关系数为0.8699,高度相关。未报告的结果表明,用上述方法衡量战略差异度时,得出的回归结论与用六个维度衡量战略差异的方法结果一致。
(二) 变换高管社会网络指标
为了更全面地度量社会网络中心度,本文将四个指标综合考虑。以最大值和中位数计算的公司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为研究指标。因为中位数可衡量独立董事网络中心度的平均水平,其次公司治理决策可能受某一个网络程度很高的高管影响较大,所以也考虑了最大值(Schonlau和Singh,2009;Larcker等,2011)。
 
六、研究结论
本文从战略决策制定的角度出发,将企业战略差异度纳入高管社会网络与企业绩效关系的研究中,运用固定效应回归。研究结果发现,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越高,企业战略差异度越大;企业战略越偏离行业常规战略时,企业绩效越低;进一步研究发现,高管社会网络中心度越高,企业绩效度越低,且企业战略差异在高管社会网络对企业绩效的影响中发挥部分中介效应。这表明,高管社会网络和企业战略偏离行业常规战略的程度都是影响企业绩效的重要因素。
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企业若想增强自身竞争力,离不开信息与资源的支撑。社会网络中心度越高,企业越有机会获取市场竞争优势,利用掌握的信息与资源,及时调整战略决策。本文研究对于指导管理实践具有重要意义。企业社会网络并不总是有益的,社会资本与社会负债很多时候是并存的。企业在自身的发展过程中不应盲目地花费大量成本去拓展自身的社会网络,而应根据企业自身的发展情况与外部环境决定网络构建的边界值。为此,企业要正确利用社会网络关系,有计划地调整战略决策,从而提高企业绩效。X
 
 
 
 
 
【参考文献】
[1]        Baron,R.M.,and D.A.Kenny.The Moderator-Mediator Variable Distinction in Social Psychology Research:Conceptual,Strategic and Statistical Considerations [J].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1986,51(6).
2]        Burt,R.S.The social structure of competition [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94,(42)(Volume 99, Number 4).
3]        Christensen,T.J.,and J.Snyder.Progressive Research on Degenerate Alliances [J]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1997,91(4).
4]        Dimaggio,P.J.,and W.W.Powell.The iron cage revisited:Institutional isomorphism and collective rationality in organizational fields [J]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1983,48(2).
5]        Eisenhardt,K.M.Agency Theory:An Assessment and Review[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89,14(1).
6]        Goll,I.,N.B.Johnson,and A.A.Rasheed.Knowledge capability,strategic change,and firm performance:The moderating role of the environment[J].Management Decision,2007,45(2).
7]        Granovetter,M.S.The strength of weak ties[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73,78(6).
8]        Granovetter,M.Economic action and social structure:The problem of embeddedness[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85,91(3):481-510.
9]        Hambrick,D. C.,and P.A.Mason.Upper Echelons:The organization as a reflection of its top managers[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82,9(2).
10]      Hoskisson,R.E.,C.W.L.Hill,and H.Kim.The multidivisional structure:organizational fossil or source of value?[J].Journal of Management,1993,19(2).
11]    Meyer,J.W.,and B.Rowan.Institutional organizations:Formal structure as myth and ceremony[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77,83(2).
12]      Powell,W.W.,K.W.Koput,and L.Smith-Doerr.Inter organizational collaboration and the locus of innovation:Networks of learning in biotechnology[J].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1996, 41(1).
13]      Putnam,R.D.The Prosperous Community:Social Capital and Public Life[J].American Prospect,1993,13(13).
14]      Roy,D.Quota restriction and goldbricking in a machine shop[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52,57(5).
15]      Singh,J.V.Performance,slack,and risk taking in organizational decision making[J].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1986,29(3).
16]      Tang,J.,M.Crossan,and W.G.Rowe.Dominant CEO,deviant strategy,and extreme performance:The moderating role of a powerful board[J].Journal of Management Studies,2011,48(7):1479-1503.
[17]      陈收,肖咸星,杨艳等.CEO权力、战略差异与企业绩效——基于环境动态性的调节效应[J].财贸研究,2014,(1):7-16.
[18]      巫景飞,何大军,林(日韦),王云.高层管理者政治网络与企业多元化战略:社会资本视角——基于我国上市公司面板数据的实证分析[J].管理世界,2008,(08):107-118.
[19]      叶康涛,张姗姗,张艺馨.企业战略差异与会计信息的价值相关性[J].会计研究,2014,(05):44-51+94.
[20]      郑兵云,陈圻,李邃.差异化战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研究——基于创新的中介视角[J].科学学研究,2011,(9):1406-1414.
[21]      郑兵云.我国制造企业竞争战略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机制研究[D].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1.
[22]     周小虎,陈传明.企业网络资源与社会负债[J].经济管理,2005,(08):12-18.
 

文章刊登于《商业会计》2019年1月第2期

高管社会网络、战略差异度与企业绩效.pdf
 

 相关链接:

版权所有 © 2005-2016《商业会计》杂志 图文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订阅管理 投稿管理
copyright © COMMERCIAL ACCOUNTING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订阅热线:010-66095303(发行部)66095301(编辑部)66095331(传真)